回到顶部
用户名: 密 码:
线路查找:
到绍兴沈氏园去倾听爱情的千古绝唱

2012-02-03 来源:到到网


  去过绍兴的人,都首先要到城南的沈氏园看看。沈氏园是建于宋代的私家园林,曾为越中名园,进而让它名扬华夏大地的是发生在园内的纯真爱情故事。园中石墙上刻着的两首《钗头凤》可为见证,写的是相思之苦、爱情之痛、离索之怨,情意痛绝,诗意凄美,感天动地。作者是宋代大诗人陆游和才女唐婉,他们原是夫妻,结婚不久被家长强行拆散,可他们十年相思不止,六十年哀恋不绝,堪称华人爱情的经典。

  沈氏园现址在鲁迅中路18号,距鲁迅纪念馆及祖居不远,有小河沟相通,可乘小小的乌篷船往返。我们是跟团去的,非常遗憾的是,导游的讲解十分简略,三言两语后只准快速照相,不准驻足停留。那么久远的宋代历史,那么动人的爱情故事,短时间根本是无法体会的,更不能进入到具体的情景中去。站在《钗头凤》面前,我们根本不想挪动半步;在安丰堂里看着陆游一生爱国爱民的事迹展览,我们更生怕漏掉任何细节。好在有数码相机帮忙,把陆游对唐婉之恋、对沈园之怨、对国家之爱,详细而又准确地纪录了下来。

  陆游与唐婉本是表兄妹,从生物遗传学上来说近亲关系是不能婚配的,其生育的后代易出现痴呆傻问题。可古代时不懂这个,往往有个亲上加亲的做法。也许由于从小相识,青梅竹马,使他们自然相爱,大人们则乐得顺水推舟。婚后,他们果然情投意合,恩爱无比,相敬如宾,举案齐眉,如果就此发展下去也就不会有《钗头凤》了。陆游的母亲对他们婚后表现很不满意,怕儿子沉迷情色,不思进取。于是,三年之后强行把他们拆散了。陆游另娶王氏为妻,唐婉也被迫嫁给一个叫赵士程的人。故事到这里好像又要结束了,没想到沈氏园把他们牵到一起。

  沈氏园的业主自然是姓沈了,这位沈老先生不知是出于炫耀还是慈善心理,每年的春季总要把园林对外开放一次,免费供人参观游览。碰巧就在那一天,陆游和唐婉不约而同地来到沈氏园。十年之后意外相逢,立刻勾起他们那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。唐婉征得丈夫同意,差人给陆游送来酒菜。陆游一看唐婉对他依然一往情深,情感犹如火山爆发,挥笔在墙上写下了哀痛欲绝的《钗头凤》:“红酥手,黄滕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杯愁绪,几年离索,错,错,错!……”唐婉看后,感慨万千,愁怨不解,一病不起,最后郁郁而死。她在病中也写了催人泪下的《钗头凤》:“……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塞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、瞒、瞒!”

  此后,陆游离开家乡,先后参加抗金活动和到各地担任官职。几十年过去了,陆游始终无法排遣心中对唐婉的眷恋。每逢春季,他就去沈园进行凭吊,写诗抒怀,填词留念。63岁时写下:“唤回四十三年梦,灯暗无人说断肠!”81岁时写下:“路近城南已怕行,沈家园里更伤情!”84岁时写下:“沈家园里花如锦,半是当年识放翁。也是美人终作土,不堪幽梦太匆匆!”临终前的几年,他更选择在沈园附近居住。小小的沈氏园虽然让他伤透了心,但他依然忘不了唐婉对他的那种真爱、那份深情。然而,不仅是“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”,而且是阴阳两界,永不得见了。

  在陆游留下的两千多首诗词中,写男女之爱的大概仅有《钗头凤》一首,更多的是写他对国家之爱、对百姓之爱。他一生坚持主张抵抗外族侵略,并亲自从军参战。32岁时发出豪言壮语:“上马击狂胡,下马草军书”,“战死士所有,耻复守妻孥。”51岁时感叹壮志未酬:“丈夫五十功未立,提刀独立顾八荒”,“胡未灭,鬓先秋”,“笛里谁知壮士心?沙头空照征人骨”。临终前,他写下了著名的《示儿》:“死去原知万事空,但悲不见九州同。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毋忘告乃翁。”

  在沈氏园里的不仅有感人至深的《钗头凤》,还有令人振奋的图片展览。在务本堂里,陈列着陆游手迹复制品和碑刻拓片。在安丰堂里,展出着陆游铁马冰河、勤政爱民的具体事迹。由此可见,陆游是真正的大丈夫、伟男子、有情人。一方面,他痴情于男女之爱,终生不忘初恋的情人;另一方面,他又赤诚于国家之爱,30岁参加抗金活动,决心杀身疆场、马革裹尸,即使不得重用仍然忠于南宋王朝,希望国家早日统一。

  陆游曾经发出这样的议论:“楚虽三户能亡秦,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”。有史以来,偌大的中国能够一直保持统一,正是因为一直有赤诚爱国的文化传统存在,舍身为国的志士仁人存在。因此,陆游在晚年发出这样的号召:“吾侪日益老,忠义传子孙”。


责任编辑:喻姗姗